• <font id="yeaejy"><sup id="yeaejy"></sup><dl id="yeaejy"></dl><tfoot id="yeaejy"></tfoot></font><b id="yeaejy"><pre id="yeaejy"></pre><dfn id="yeaejy"></dfn><th id="yeaejy"></th></b><dl id="yeaejy"><kbd id="yeaejy"></kbd></dl>
          <strong id="yeaejy"></strong><center id="yeaejy"></center><dl id="yeaejy"></dl>
          <sup id="lvn3wz"><dd id="lvn3wz"></dd><noscript id="lvn3wz"></noscript></sup><th id="lvn3wz"><noscript id="lvn3wz"></noscript><q id="lvn3wz"></q><thead id="lvn3wz"></thead><th id="lvn3wz"></th><tr id="lvn3wz"></tr></th><bdo id="lvn3wz"><abbr id="lvn3wz"></abbr><style id="lvn3wz"></style></bdo><em id="lvn3wz"><option id="lvn3wz"></option><q id="lvn3wz"></q></em>
          1. 當前位置:首頁->産品名稱->正文

            </p><p>有人說,新月似芽,半月如瓢,圓月如西子之明眸

            那麽,誰是你“制荷以爲衣兮,集芙蓉以爲裳”的女子?誰又是你“個妝濃淡,只爲君,薄醉青盞”的伊人?

            若賞荷,就趕在七月來吧。

            排列組合的公式始終認爲,荷是結著禅意的。不是清淨之心賞不得荷的美。喧嘩熱鬧的池畔,荷往往是睡去的。當月色來臨,當人歸寂靜,荷心才會慢慢打開,清輝裏,那縷縷的香,才是荷的魂……

            我輕輕的撫摸著它,感知到上面的斑駁,我釋然了。葉子爲他愛的樹而迸發生命之光,“零落成泥碾作塵”是它用更高境界的方式繼續它的生命。傳說鳳凰死時,會化作一團火焰,然後在這烈火中重生。我象落葉歸根不是生命的盡頭,而是一個省略號加上一個驚歎號。葉子把生命埋藏在泥土裏,孕育著新的活力和風景。這是每片葉子必經的一道關卡,是大自然亘古不變的定律,它與日月星辰同在。每一棵樹都用粗糙的樹皮遮掩他身體裏一圈圈的年輪,記載著歲月的更替,也無言的訴說著每片葉子生命的輪回。

            應該說,荷的美在每個季節自有它的禅意,不同的季節看荷會有不同的心懷。秋荷蕭瑟,徒添殘荷聽雨的傷感;冬荷淒涼,猶見雪壓殘枝的頑韌。而賞夏荷,看到的是生命的青蔥和華美,是荷開一生最美的一段。荷開婷婷,未若風吹過的袅娜之美。而賞風荷又未若賞雨荷。雨幕之中,擎傘觀荷,或是坐在塘邊涼亭,備得一壺綠茶,看華蓋之上滾珠濺玉,青荷沐雨更露嬌顔。空蒙渺遠的煙雨江天,真的會忘記身在凡塵。

            我盼望已久的秋天終于來了,那片葉子蜻蜓點水般在我的眼中留下驚鴻一瞥,輕而易舉的刺透了我心裏的陰郁,冗長雜亂的煩惱也像秋天的飛揚黃葉,終將塵埃落定。

            我把葉子放回樹下,記下它的樣子,暗暗許諾,待到春暖花開時,我會再來尋找它的蹤迹。

            翻開宋詞,那一株風裳水佩的荷,從姜夔的《念奴嬌》走來,“翠葉吹涼,玉容銷酒,更灑菰蒲雨。嫣然搖動,冷香飛上詩句。”姜夔的荷開在秋涼季節,有著清寂的美。而周邦顔的荷,“燎沉香,消溽暑。……葉上初陽乾宿雨,水面清圓,一一風荷舉。”從《蘇遮幕》走來,盛開在夏季,有著娉婷的美。

            排列組合的公式喜湖荷之美遠勝池塘栽培。人工栽培的荷塘,雖多了顔色,卻少了天然的麗質。放眼煙波浩渺的湖水,隨風搖曳的蘆蕩,在水之湄,成片的野生紅荷延綿連亘,接天蓮葉,十裏荷香,讓人胸襟開闊,心蕩神怡。

            而窗外,正是一個蔥茏的季節。一懷蓊蓊郁郁的心事在雨水裏明媚地生長。

            本站頭條

            熱門標簽

        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