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 id="p52zh6"><dt id="p52zh6"></dt><strong id="p52zh6"></strong><ol id="p52zh6"></ol><dd id="p52zh6"></dd></i><tbody id="p52zh6"><small id="p52zh6"></small><u id="p52zh6"></u><acronym id="p52zh6"></acronym><thead id="p52zh6"></thead></tbody><address id="p52zh6"><blockquote id="p52zh6"></blockquote><form id="p52zh6"></form><fieldset id="p52zh6"></fieldset><noscript id="p52zh6"></noscript></address><dl id="p52zh6"><ol id="p52zh6"></ol><i id="p52zh6"></i><noframes id="p52zh6">
      <code id="hugtp4"></code>
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vzg3hb"></optgroup>
          <dfn id="707gs4"></dfn>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->綜合實力->正文

            ”“我不知道

            邯鄲驿裏逢冬至,抱膝燈前影伴身。
            想得家中夜深坐,還應說著遠行人。
            ——白居易《邯鄲冬至夜思家》
            冬日的天宛如冰封的胡,深遠岑寂,泛著清冷的光。枯黃的草木盡顯衰敗之象,如遲暮老人的臉,在寒風中不住的戰栗。寒風似刀,似鞭,打得你的臉生疼。你不覺舔了舔烏紫僵硬的嘴唇,拉了拉領口的衣裳,揮手揚鞭,馬兒悲嘶,載著你急急向前方的驿站掠去,馬蹄揚起的塵土淹沒了來時的路。驿站前懸挂的布幔隨風翻飛,只見上書兩個大字:“邯鄲”。
            是夜,四周靜谧無聲,你手捧詩書映著屋內慘淡的燭火來回走動。你的步伐不如信步廟堂的躊躇滿志,不如漫步田園的依然灑脫,少了一份鎮靜,多了一份茫然;少了一份從容,多了一份迷亂。你蓦然想起:今天是冬至了罷?手中的字變得如此陌生,可字裏行間浮現出的臉龐卻又是如此熟悉而溫暖。你似乎看到:父親曾經挺拔的身軀如今已略微彎曲,霜打的眉間仍有藏不住的威嚴,父親粗糙的手宛如幼時打在你掌心無數次的竹板,雖給你過灼熱的痛,卻烙下了沉重的愛;母親的臉上爬滿了歲月遺留下的藤蔓,她的被風微微一吹就會流淚的眼,曾發出過溫暖明亮的光芒,她的不再紅潤的嘴唇曾流淌出蜜甜的話語,她的幹枯的雙手曾給你掖過被角、縫補過衣裳,她的懷抱曾是任你撒嬌的天堂;妻子含情脈脈的眸,或許她曾獨倚江樓,盼雲中誰寄錦書,或許她曾靜坐窗畔,聽窗外哒哒的馬聲,多少年華在等待中凋謝,歲月消磨了她的容顔,卻未減輕她對你的愛;孩子張著小嘴叫你“父親”,他粉嫩的雙手在空中胡亂揮舞,似乎想要抓住你匆忙消散的身影,他稚嫩的聲音猶在耳畔窗外不知何時已下起了雪,片片雪花似你的聲聲歎息沉重的落下。寒風嗚咽,時而如冰泉冷澀,時而如銀瓶乍破,好似又一首淒怨的琵琶曲,如泣如訴,催人斷腸。披著白衣的山巒靜穆的立在四周,身上挂者無數凝結的淚珠。你緩緩的貼著牆壁坐了下來,詩書散落一地,殘燈如豆,已過而立之年的你雙手抱膝宛若一個不谙世事的孩童,唯有影子伴在你的身旁,安靜的傾聽著你無聲的訴說。家鄉也下雪了吧?他們是否和億豪一樣夜深未眠,是否正圍坐在桌旁思念著遠行的我?你不覺微微笑了,可那笑卻如水面上的漣漪,須臾便消逝無蹤,只剩你眼中氤氲的水汽,化作兩行清淚,蜿蜒滑過你的臉龐。
            雪依舊下著,攜著濕漉漉的詩行,下了千年,詩人以一種最令人心疼的姿態活在詩中,若耶看到不免黯然神傷。

            他(她)的柔情蜜意,他(她)的真摯友誼,都在這一聲聲柔聲的呼喚中,化作纏綿的雨,貼入人心。
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那些甜美的呼喚,早已被記憶深深埋匿,一句句,一聲聲,都不曾忘記。老師,親人,朋友,愛人,他們的呼喚連成了一條細密的線,將我們的生命包圍在名爲“愛”的東西裏,從古到今,亦是如此。
            鏡頭一——他在碼頭上送客,離別了朋友,就一切都顯得那麽寂靜和淒清。他欲舉杯痛飲,卻愁無樂曲奏鳴的寫了陪伴。遙遠處傳來朦胧的樂聲,應是女子的琵琶曲,他急忙地搖船過去。“千呼萬喚始出來,猶抱琵琶半遮面”。女子緩緩步出,她爲他彈奏曲子,他和她促膝長談。他是白居易,她是那個未知名的歌女。他的一聲聲深情的呼喚,是他和她故事的開端,于是,才有了他爲她所作的《琵琶行》。他的呼喚那麽情深,卻無需言語,無關愛情,無關暧昧,只是爲兩個天涯淪落人的各自的別離而感到痛惜。他的呼喚又是那麽美麗,爲我們後人留下了一首動人而清冽的曲子。
            鏡頭二——把鏡頭拉回現代。當今最甜美的呼喚是什麽?我想,應當是來自母愛的呼喚。那是一個火災的現場。母親出去買菜,五歲的兒子被獨自留在家,不一會兒,母親回來,就看見整棟大樓冒出了濃煙,是一戶人家使用石油氣不當引起的火災。母親心急如焚,想沖進大樓裏救出她年幼的兒子,卻被消防員阻止了。她的兒子害怕極了,趴在窗台上,大聲地向樓下的母親喊著“媽媽,媽媽”,母親無能爲力,只好應著兒子,也大聲地呼喚著“兒子,兒子……”她的聲音裏帶著哭腔,眼淚無聲地滑落在這位母親的臉上,周圍的人都被深深的動容了。當消防員把她的兒子救出來時,她緊緊地抱著兒子,沒有一句別的言語,只是嘴裏依然呼喚著“兒子,兒子……”
            鏡頭三——約朋友出去逛街,興致勃勃地給她講最近有趣的一些事情,在過馬路時,我依然喋喋不休。“小心!“朋友的聲呼喚。我愣了愣,一輛轎車正從我身旁疾馳而去。朋友的呼喚時那麽柔和,也是那麽的有力,若是沒有她的呼喚,剛才就很可能命喪車底了。每個人也一樣,從小時候起,朋友的呼喚就陪伴著我們成長,它從未間斷過,占據著我們生活的每一個角落。他們發自內心,貼上真情的標簽,給予億豪們一份細致的關懷。
            直到最後一句,已然無關風月。只有呼喚的痕迹,曆曆在目,刻骨銘心。

            本站頭條

            熱門標簽

            2001